笔~趣*阁 www.vipvcc.com,最快更新惊雷最新章节!

    惊不惊险?

    刺不刺激?

    警员就在不远处,余惊鹊将何斯谅拉过来,用手捂住何斯谅的嘴。

    这种环境下面,余惊鹊什么感觉?

    简直就是一种心跳加速到快要爆炸的感觉。

    能和这一次相提并论的,余惊鹊想到了日本特务机关,青木智博少佐,说余惊鹊和秦晋私下见过面,在霁虹桥的咖啡馆里面。

    当时余惊鹊的心情,和这一次差不多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次更加强烈。

    何斯谅也看清楚了余惊鹊,虽然嘴里不能说话,但是何斯谅眼神里面的惊恐,和难以置信,已经表达的很明显了。

    余惊鹊的身手,何斯谅比不了。

    何斯谅就是玩电台的,身手说实话就是没有,文弱书生罢了。

    但是仅仅制服何斯谅是没有用的。

    余惊鹊没有给何斯谅说话的机会,在何斯谅耳边轻声说道:“我给你配的眼镜带着还合适吗,要不要我再给你调一调。”

   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余惊鹊有一种听天由命的感觉。

    因为今天的环境是九死一生,余惊鹊只能将希望放在秦晋给自己说过的一句话上。

    就是现在这句话。

    当时秦晋说,这句话是用来保护纸鸢的。

    那么现在就是在保护纸鸢,余惊鹊认为可以用。

    但是这句话到底代表了什么,余惊鹊不知道,而且秦晋也牺牲了,余惊鹊还以为自己再也用不到这句话了。

    只是今天,形势所迫,余惊鹊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。

    这句在余惊鹊脑海里面,都快要忘却的话,现在被余惊鹊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说出来这句话之后,余惊鹊看到何斯谅眼神之中的难以置信和惊恐,变了。

    变成了一种期望,一种迫切,一种想要挣脱余惊鹊的双手,询问余惊鹊问题的急迫。

    看来真的有用,余惊鹊心头一喜。

    但是余惊鹊没有给何斯谅询问和说话的机会。

    首先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,警员还在搜查呢,马上就搜查过来了。

    其次就是,何斯谅不管问什么,余惊鹊都没有办法回答,因为他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我躲在上面的第二个房间里面的柜子里,你应该明白我想要你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帮我,之后你想要知道的,我都会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余惊鹊虽然不知道这句话代表什么,但是他知道对何斯谅很重要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,他只能将希望放在何斯谅身上。

    如果何斯谅不同意呢?

    那么不好意思,余惊鹊今天和季攸宁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但是余惊鹊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,他只能来试一试。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余惊鹊就松开了何斯谅的嘴巴,他也在等待命运的审判。

    好运的是,何斯谅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见状,余惊鹊也没有停留,上楼去。

    进来房间之中,余惊鹊轻声告诉季攸宁自己回来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担心季攸宁不知道进来的人是谁,而且这个人还要去开柜子,季攸宁要是有过激的反应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重新藏在柜子之中,季攸宁拉着余惊鹊问道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等等看。”余惊鹊说道。

    至于楼下的何斯谅呢。

    站在原地,一言不发了很长时间,警员从身边过去之后,何斯谅反而是加入了搜查的队伍。

    剑持拓海也从后面走上来,看到何斯谅加入搜查队伍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,何斯谅对纸鸢太过在乎,不然也不会亲自干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至于何斯谅对纸鸢的在乎,剑持拓海认为没有问题,剑持拓海也是利用了何斯谅对纸鸢的在乎,不然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www.TL.cm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只爱煞英雄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爱煞英雄并收藏惊雷最新章节